我還是沒中樂透, 卻在歲末這天喜極而泣了.....

20 年的情誼,看好友從害羞的小女生一路走來, 前天她終於當媽了。

當媽和曾經害羞都很正常, 很多人都有經驗過, 我哭什麼?

 

這位好朋友跟土生土長的德國女孩不同, 毫不強悍,她是戰後在波蘭出生的德國人,

祖父母和父母都是德國人, 在她十六歲時才搬到德國入籍。

歷史因素,俄國和波蘭有不少這樣的回歸德國人, 但是年齡卡在青春期,她適應不良好久。

從波蘭的嚴格天主教家庭降落到德國勾心鬥角的寄宿學校, 講德語又有濃重斯拉夫口音,

初見面時她的善良羞澀與缺乏自信讓我覺得她像柔弱小妹妹。 (沒辦法, 我太早衰了....)

當時她總是跟著一群很活躍的同學,努力待在主流,對我這若即若離的外國學生很同情,

說實在如果她沒有一直來約我, 噓寒問暖,可能我們早就不連絡了。

遠離學生宿舍區, 我住在遙遠山坳房東家,看戲也都獨來獨往回家半夜沒公車就走一個鐘頭夜路。

因為她常常邀請, 漸漸我也會跟那群很寶的同學頹廢一下,呼嘯過街,晝伏夜出。

想不到這一大群人中只有我跟好友念畢業~

兩學期後轉系轉行工作圓夢換城市的一堆, 德國年輕人高中畢業後多方嘗試不急著念完大學,

只有我玩過了才來就是要念書, 好友家教太嚴沒自信不大會玩。

 

青春瘋狂的那段時間,好友就這樣很純情的愛上那群人中的風雲人物,問題是愛那男孩的人多到數不清呀!

可想而知好友戀得多苦~ 她不是站出去搶的那塊料,男主角對她雖不錯,卻成熟知道他們不適合。

好不容易這位又聰明又帥又多金會玩的男同學跟所有愛過的女同學道別,轉校轉系回去走父母要他念的法律系。

可能他們都像我的弟弟妹妹吧! 男同學把我當哥兒們,談到家大業大的父母不會讓他玩太久~

好友慢慢走出這段豪門公子出巡情傷, 我以為可以清靜一陣子了,

誰知更勁爆的上演: 愛上她在寄宿學校就認識的女同學之男友.....

之前我就不太喜歡尖酸刻薄的女同學,覺得那位念建築的男友耐得住很厲害。

突然好友跟我說現在他們是一對了, (苛薄女同學出局)

我好想說:"作得好! 但是乖乖甜蜜一陣吧! 我要回去睡覺了......"

 

他們真的相戀六年後結婚,今年都十二週年了,乖好久!

過程也不是一直很順啦~ 男友求婚兩次她都拒絕,就是狀況不對,

反之她也開口求婚了兩次才成,終於兩個人心理狀態同步。

熱鬧溫馨的婚禮之後, 積極作人,求子不成又差點毀了她們的婚姻。

我不是一定要有小孩的人,很多人沒小孩也過得很好,但我在她身上看到十年求子的痛苦煎熬。

尊重她是這樣的個體,但不需要給她太多憐憫,同情會殺人的。

一次次半補助和全自費的人工受孕,各種檢查療程和一次次的失望真的很磨人,

幾次她精神快崩潰,說跟先生生不出孩子要去跟別人生,

精神外遇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身為閨中好友的我每次就是傾聽,慘的是第三者我大多認識,

後來我都跟她說:"妳什麼都可以講,但不用告訴我對方是誰,我不想知道。"

陪著她走過這些, 從沒跟同是好友的好友先生討論這些,我們生日同天,很多想法一模一樣, 不用多說。

而好友需要的是傾訴對象, 不是傳話人。

 

十年過程中好友漸漸找回跟先生的戀愛感覺,因為那每年跟我一起過生日的先生,

感覺得到妻子的所有狀態,不羈絆她,默默維持他的愛與承諾。

求子不成他也很難過啊! 兩個人都那麼愛小孩。

好友在這兩年努力經營婚姻也慢嚐其中的小幸福,不再說羨慕我早年玩夠了心很定,

她的青春期和整個求學生涯是個不准犯錯的乖乖牌, 要去胡鬧之類的話。

或說我一直能養活自己, 她只會讀書.....

經濟方面也終於安於讓先生養,她努力過各種進修培訓和短期工作,一直沒有長期的。

可是,心安了,才有辦法願意倚著丈夫的臂膀,雖然我們這些朋友都知道那雙手臂舉在空中多年很痠ㄟ!

 

前天她"突然"當了媽, 因為經過兩年重重考核,領養中心來電通知有適合的孩子了!

兩年來,聽她講我才知道領養過程有多少要事先上課考試的內容,其實是雙方檢視,

領養中心看你是不是值得託付的養父母,養父母本身經由逐項細節心理建設,看自己是不是真要走這條路。

很重要的一點是,養父母並非"訂製"一個完美合己意的小孩。

這一個剛出生的女嬰,母親是年輕未婚媽媽經濟不獨立,

好友夫妻去醫院學習照顧嬰孩,並未跟生母見面。一切法律文件都由領養中心處理。

效率奇高的親朋好友在兩天內提供了好齊全的二手女嬰用品, 十年來朋友圈中都添了下一代,

連比他們夫妻小的弟妹都生了好幾個,所以好友這些年的黯然我全看在眼裡,

就在她走出來的時候, 上帝送來了大禮!

 

這個時機,這個孩子,

不是在她徬徨自己人生道路時狂找的補償,

不是她用來逃避對婚姻的懷疑,對經濟的憂慮,亂抓的搪塞,

我真的高興地哭了......

 

雖然我還是覺得我們這兩個性格行事完全不同的人, 竟然有耐性彼此忍受當 20 年朋友,

真是一件神奇的事啊!

 

DSCF6479  

照片: 小鎮 Hattingen 老屋都歪歪的, 可是爬藤植物在路中間指頭碰指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ya 的頭像
yaya

山頂洞之洞裡洞外

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