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喜歡物理,真搞不懂為何念文科,大概興趣太渙散了,哈!

 

某次到漢堡出差,旅途凸槌連連, 和所有交通工具不搭: 

早上就連錯過兩班電車, 拼了老命趕到月台,

目送我的子彈列車離站......

坐下一班想說到多特蒙德找轉車機會,

上的車又一路慢分, 終於到了漢堡展開工作,

等到最後一個約前一個小時,

我已經看到我要坐的六路公車站牌,

想想時間充裕, 就坐在路邊喝杯咖啡再走。

放下咖啡杯跳上公車,想不到跳上了反方向的, 坐到底站都沒看到該下車的站名!

只好繼續坐著等公車掉頭。司機很風趣和我閒聊,

說城裡幾條街道被管制了, 因為明天德國統一日總理要來演說,

什麼事都讓我遇上了! 連他也要改道小心開, 說我一定遲到.....

我下車時司機還祝我接下來一切順利, 我點點頭就開始跑百米!

跑得一身汗圓滿見到客戶,

談完以後回程經過另一家沒約好的店, 也跳進去ㄌㄚˇ ㄌㄟ一番,

賣了幾個樣品,和老闆相談甚歡。

 

和交通工具的恩怨情仇還沒完:

回程火車滿滿的, 開車後十分鐘就在一個小站停住了,

又是我!

我的座位最靠門, 偏偏電腦軟體說我身後這扇門沒關好,車子無法開動。

車長急得滿頭汗, 一面拿著手機和控制中心通話, 一面把門開關無數次,

弄了半個多小時, 才終於把軟體的鎖解開。

然後他把那扇門鎖住不准用它上下車,

沿路趕啊趕還是沒法把慢的那三十幾分鐘趕回來,

我隔壁的小姐說她坐德鐵還沒碰到Delay 過,

我...不敢講話。

 

 

開始跟鄰座的小姐搭訕,談的來就繼續連絡,毫無負擔。

這位小姐本來坐我訂的位子,我請她讓位,

她拿出她沒訂位的票請我看她的位子在哪,坦言她視力極差,

態度從容自信, 我很喜歡。

我告訴她她根本沒訂位,但我旁邊的位置若沒人來坐,就坐吧!

這位年輕小姐從一上車就努力看小說,

她閱讀很吃力, 因為是天生眼部殘障。

我好心替她開閱讀燈, 她微笑道謝。

 

 

因為自己手提行李塞滿樣品, 提了一天很累,

故出門時特地沒帶很多書來打發漫長旅途,去程已經把書看完了。

回程冥想了個把鐘頭就開始無聊,和鄰座借書。

一談之下才知道她是物理博士,不大會講德文。

參與日內瓦為期二十年的強子碰撞實驗,

就是那個令大家擔心造成黑洞毀滅地球的實驗。

這幾天她到漢堡開會,坐火車回到日內瓦會是隔天中午。

(我半夜以後到家是小 case 啦!)

我很敬佩她帶著天生的缺陷,做著也許數十年不被認可的假設和實驗,

而且她用眼是如此吃力!

她淡淡地說: 這是可以習慣的。

 

 

 

她只能借我一本厚厚精裝的粒子物理學書,

好好看哦!!!

為什麼?

因為我看封面就看好久,再細細看引言,目錄,

時光飛逝, 才看到第一章就到家了!

天地之間, 有這麼參不完賞不盡的物與理......

 

 

DSCF6520  

照片: 家附近超過千年的迷你教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ya 的頭像
yaya

山頂洞之洞裡洞外

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