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的城市很密集,某天我們不開車不騎腳踏車,坐公車電車玩。

先去海牙,滿心希望看看有維梅爾畫作的 Mauritshuis 美術館,

可惜這收藏荷蘭畫派的皇家美術館整修到六月底才會開放,扼腕~

樂到盧易,改去逛對面的遊樂場。

本來看到一攤像鬼屋的, 他試探問我要不要跟他玩, 我說好!

結果裡面裝置是一種障礙路徑,地面有轉盤或樓梯會左右上下移動,

要穿過大滾輪溜滑竿等等,我們都覺得比鬼屋好玩多了!

到出口前, 大家都鬆懈下來,

冷不防從腳底吹來一陣空氣壓縮機製造的怪風, 把盧易弄得咯咯笑!

如果穿裙子可就糗大了~~

水邊米白色建築就是休館的 Mauritshuis美術館:

 

 

DSCF7154.JPG  

DSCF7152.JPG DSCF7158.JPG  

 

我們沒做功課亂逛,到了老城區才知道海牙算是老荷蘭,

從十一世紀就有領主,還當過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現在是荷蘭第三大城,

雖然首都在阿姆斯特丹, 政府機關和王室卻位於海牙。

海牙很有幸一路避過戰火,那些王位繼承宗教戰爭什麼的都沒打到他,

卻毀在二戰,真是萬惡的1940 年呀~~

城裡算很多高樓,只有小小一區老房子,

有個騎士廳和老噴泉,聽說是荷蘭文化搖籃:

 

DSCF7149.JPG DSCF7150.JPG DSCF7151.JPG  

 

 

坐公車出發前我臨時抱的佛腳乃是一張傳單,荷蘭最大的一幅畫

PANORAMA MESDAG

360 度的圓形巨畫 120 X 14 公尺,參觀者就走進展廳登高環望。

可惜我犯了個錯: 把這個點掛在嘴邊,小孩非常反對,

這兩天看格友 Finlee 的文,她才傳授帶小孩/ 青少年旅行的祕技:

一定要先顧了胃和玩,嘴上不提參觀,再不經意把小孩狀似巧合拖去博物館,

末了再吃個甜點皆大歡喜才是!

下次我來試試,這次盧易靜坐抗議我就沒興致去找這超大風景畫了。

不過從老城區出來, 我們就買了荷蘭糕點和麵包夾魚來吃。

盧易爸非常喜歡荷蘭人的路邊攤麵包夾魚:

 

DSCF7168.JPG  

 

 

他們的魚調味很淡,重視原味,連鹽都加得很少,附帶生洋蔥末,

配的麵包也是毫無個性的白軟麵包不搶味,一找到機會我們就買個來吃。

熱鬧的海牙市中心電車叮叮響, 我們隨便跳上一輛電車坐到台夫特,

還是想到維梅爾呀!

我很喜歡台夫特 (Delft),  老街大片完整,很多十六十七世紀的房子,

想像維梅爾也踏過腳下的石板路,搭過運河裡的小船......

當天有舊貨市場, 天氣又晴朗, 逛得好舒服,連盧易都一攤攤仔細逛。

 

DSCF7163.JPG DSCF7167.JPG DSCF7169.JPG  

 

台夫特的藍白瓷歐洲有名,攤位上很多,

但是我和盧易爸都覺得很多不真的是舊貨了。

盧易蹲在橋上,看到鐵製的腳踏車造型時鐘,伸手摸了一下,

熱情的老闆上前用荷語搭訕介紹,就很普通的和氣做生意慣例,

盧易卻被突然竄出的老闆和他洪量的聲音嚇到,

馬上縮手問我老闆是不是說他不准摸?

我簡單翻譯老闆的話,繼續跟老闆聊兩句再道謝離開。

跟盧易聊,不要慌,多少可以猜出人家說什麼,

而且荷蘭人英語比德國人強很多,荷語又跟德語很像,可能德語本就是我的外文,

以同樣方式去理解荷語反而比盧易遇到非他母語的外文少些驚恐?

盧易默默點頭, 似乎又發現一次英語好用。

本來我們這幾天亂逛時,他都跟我玩機器人遊戲:

閉上眼睛,讓我用德文或中文指揮他前進後退轉彎停止,

後來就要我用英語指路,其實這遊戲也要很大信任感耶~

輪他指路時,我常常偷偷張開眼......

台夫特的路燈也是藍白瓷, 只是圖案古今參雜:

 

 

DSCF7173.JPG  

 

 

回程我們搭同一路電車經海牙到另一端的終點: Scheveningen 海灘。

有名的海灘人真多, 十九世紀就是名人度假地,夠氣派:

 

DSCF7179.JPG DSCF7181.JPG  

 

 

玩完海水重新穿上鞋, 我很想看這氣派旅館的內部,

真的好優雅的大廳餐廳, 讓人自然開始輕聲細語。

 

DSCF7182.JPG DSCF7183.JPG DSCF7185.JPG  

 

這天坐車和曬太陽, 走老街, 是另一種體力活兒,

我們在海牙市中心吃了晚餐才搭一小時一班的公車回住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ya 的頭像
yaya

山頂洞之洞裡洞外

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