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了就是老了,不是什麼變成熟長智慧。

變的是被太陽曬老的外皮,其他的,固若磐石啊!

 

前陣子看了個畫展,

西班牙畫家 Francisco de Zurbarán (1598 -1664) 的作品,

大大驚艷那些人物畫的光影與色彩,

認識一個新朋友一樣開心,有閒另表。

其中一幅畫描述耶穌釘死於十字架之後,在兩位農夫面前顯現。

就算那不是兩千年前耶穌時代的餐桌,算五百年前的畫家餐桌好了,

粗粗麵包,奶油刀,中型盤,乾乳酪......

天啊! 這.....簡直跟我家每天吃的一樣!

站在畫前,還感覺得到胃正在消化剛吃過的那份麵包。

(咕嚕..... 吞口水)  原來看畫展也會有種顫慄的感覺.....

 

th1W0Q7OD3.jpg

Photo from: www.emderzeitung.de

 

 

真實人生有時比戲劇還不真實。

某天晚上收到一封手球教練發的郵件,十萬火急

第二天晚上要召開臨時大會,決定盧易參加的運動協會存亡,

因為雇用了不到一年的財務長捲款,( 而且好像沒逃)

但是財務漏洞太大,協會必須立刻終止一切活動,宣告破產。

經過這場大會我才知道,小地區運動協會錢有多少,人又有多雜!

臨時會上還真是唱作俱佳,高潮迭起,

先請法律顧問報告種種掌握到的捲款罪行,

細之又細,小錢大錢全都可以汙,

連青少年球員團隊旅行帶的私人零用錢都被他"好心保管"而不知去向,

更別提很多已付帳單的款項在中途被他攔截,

及說好的企業大筆捐款遲遲未到。

最扯的是捲款者說謊哄騙的花招百出,

竟請鐘點服務的小姐來扮演企業捐款代表,身材太火辣令人起疑.....

法律的部分雖已開始走程序,但耗時,協會的下一步運作必須當天決定。

幾個會員發言也很催淚,青少年和他們的父母簡單樸拙的言詞,

把打手球這幾年的歸屬認同感表達得很鄉土劇,

包括盧易父子也是那個心情。

最後,出席的父母們都認捐,補足維持運作經費的最低限度。

(我偷偷跟盧易爸說,會不會這場大會是另一齣騙錢大戲啊?)

必須另外捐款倒不是大事。

最最令人難受的,是被起訴者有三個孩子,都在協會不同年齡組打手球,

他們的是非認同,立足點,人生何去何從?

 

今年秋天冷得很早,十月初就近零度,

抬頭,深吸一口冰涼空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ya 的頭像
yaya

山頂洞之洞裡洞外

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