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is Poulenc 的二十世紀歌劇 (1957),以作曲方式來說,算老派。

當時大家無調性都玩得不要玩了。

可是緊拉慢唱中,如京劇搖板一般惶惶扣人心弦,

這是一齣講死亡恐懼的戲。

 

 

故事發生在法國大革命前夕,少女白蘭琪出生前,母親在馬車中遭遇暴民攻擊,

早產生下了這個纖弱的女孩,母親卻難產死去。

父兄雖對白蘭琪呵護有加,仍止不住女孩的內心恐懼,她決定進修道院。

病重的老院長,告訴白蘭琪: 對外面的世界有恐懼,進到修道院來也無法去除恐懼的。

真正的平靜無懼在人心中。

 


法國大革命之初,革命黨人就跟教會決裂,把教會的一切打成反動。

攻陷巴士底獄幾天以後,崇高的革命已經快速變身為恐怖統治,

迫害貴族教會一切傳統,白蘭琪身處的修院被凌辱,被關閉,

修女們被打散藏入民間,五年後修女被抓起來送上斷頭台,

這十六位修女殉道的一幕,成為歌劇史中很令人動容的一幕。 

 

 

修道院被解散的幾年中,眾修女回民間過生活,白蘭琪其實沒馬上被抓進監獄,

十五位修女依次上斷頭台時,平靜唱著祈禱文"Salve Regina"

音樂中穿插著金屬摩擦刀落聲,每倒下一位修女,眾女的祈禱文升高一個半音繼續唱,

剩下白蘭琪修道院中摯友康斯坦絲 (性格和白蘭琪相反的小天使) 一人時,

白蘭琪從圍觀人群中擠上去,和她並肩就死,

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白蘭琪經歷到"無懼", 終於!

這一景要處理得非常素, 不能花俏。

 

    

 


這段歷史在1930 年代寫成法國小說,浦朗克1950 年代接受米蘭史卡拉劇院委託創作,

青年時期放蕩不羈的浦朗克,一動筆就著魔似地停不下來,成了宅男。

無關歌頌宗教,這是普世人生,前幾年有位俄國導演把場景放在俄國大革命以後,一樣撼人。

上面的影片是史特拉斯堡 1999 年的製作,有完整的 "Salve Regina"

可是我更喜歡這次杜塞多夫的製作,

行刑一景舞台光明無限,倒下一個修女就落下鏗鏘一長條黑練,

白蘭琪倒下時,全黑幕倏然降下,革命群眾踩上舞台停格,在幽黑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ya 的頭像
yaya

山頂洞之洞裡洞外

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牧童
  • 好感人的悲劇故事!

    身處在亂世,真的很悲哀,
    慶幸能生長在重視人權的現今社會!
  • 謝謝牧童看我的小小筆記,每個人物都有動人的故事

    yaya 於 2013/12/17 06:01 回覆

  • myallyalan
  • 我總覺得在歌劇院看表演,
    有股另人著迷的魔力.
    我有朋友就為了這樣的動力,
    很努力地要在世界各地有名的劇院,
    都來親身看一次表演.
  • 我從小喜歡看現場演出,很活
    不管有名不有名,各有看頭

    yaya 於 2013/12/17 05:59 回覆

  • henry
  • 感謝您的來訪 ! 歡迎日後對本人3d作品多多批評與提供意見 祝您 財源廣進 智慧大開!
  • 謝謝 Henry~
    也祝你事事順心!

    yaya 於 2013/12/17 05:54 回覆

  • 北極圈的冰冷世界
  • 好感人的歷史故事,令人讚嘆的『真正的平靜無懼在人心中』
  • 對! 所以把場景放在俄國大革命或其他動盪時代
    只要表達出找到心中的無懼就很厲害

    yaya 於 2013/12/22 05:21 回覆

  • Jackie & Leucy
  • 謝謝分享~
    我們只看過"悲慘世界"的電影版就很令人動容了...
    歌劇一定張力更大..

    推~
  • 動亂時的小人物故事很感人
    謝謝你的推 ^^

    yaya 於 2013/12/22 05:15 回覆

  • 咪嚕
  • 好難過也好感人的故事喔..謝謝yaya的分享!
  • 謝謝咪嚕啊~ 紀錄一下看完戲的感動,跟你一樣啊~

    yaya 於 2013/12/22 05:08 回覆

  • ㄚ芬
  • 那時代的故事,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雙城記",

    政局動亂時,無論被壓迫者或貴族,總是有很多無辜人受難,
    但也不能責怪推動抗爭的人,
    畢竟他們也是為了自由、生存......而奮鬥,

    所以看這種故事時,我總很慶幸自己能享受目前的生活,
    也感謝當年為民主而努力的英雄烈士。
  • 對! 大時代是殘酷的,沒有先人哪有如今

    yaya 於 2013/12/22 05:07 回覆

  • Audio Art
  • 法國大革命有好多故事可以寫呀,
    不過結局都....哭哭
  • 不哭哭,沒法蕩氣迴腸上演這麼久吧~
    不知兩百年後的人們怎麼看我們? ^^

    yaya 於 2013/12/22 05:50 回覆

  • 飛行鳥
  • 歐洲真是用宗教戰爭來寫歷史....
  • 他們想不開呀......

    yaya 於 2013/12/22 05:49 回覆

  • ~雲。淡。風。輕~
  • 戰爭犧牲了多少烈士即有情有義的人們?希望他們能帶給後代啟示!那時候的故事都好黑暗啊!(O_O)
  • 後代享受到改變,當時代甲方乙方都受動亂之苦
    所以我們很幸福吧!

    yaya 於 2013/12/22 05:43 回覆

  • M.J
  • Mario聽我跟Gini媽媽聊到Gini媽媽小時候為了一雙鞋捨不得穿然後放在肩上下學的過程
    他說他好像可以理解我有點複雜的個性
    我覺得他想太多,不過我真的覺得沒有先人的努力沒有我們後人的啟示,因為我也偶爾會看著窗外想著,我好幸福沒有經歷過我父母他們那代的紛爭,還有,日日必須面對未知死亡旅程的恐懼
  • 這一點我們這代真的幸運很多
    雖然我們還是有我們這代的複雜 ^^

    對了! 我有收到Mario 的信, 也去看了他的詳實報導
    因為是德文,盧易父子也拜讀了,都說他寫得好好
    我本來想好好回信, 最近太忙了,妳跟他褒一下 ^^

    yaya 於 2013/12/22 05:38 回覆

  • billlin888
  • 很棒的音樂!早知道 Poulenc, 但他的音樂,我從沒聽過。
  • 我聽他的音樂也很晚,音樂的世界如此廣大,發掘不完, 樂以忘憂~

    yaya 於 2013/12/22 05:34 回覆

  • M.J
  • 我有跟他說yaya在德意志工作,你也知道德意志人多麼會操人,所以妳肯定很忙所以沒時間回信 ^^

    他在計劃明年去找你們的時間,不過明年我同學要在德國待3星期左右,然後他到昨天要回德國前都喬時間喬到快便結還是無解,哈!

    哈~盧易父子好善良,先代他向盧易父子說聲Danke

    我會跟他說 ^^
  • Ann 好聰明, 通情達理神機妙算啊! ^^

    多一人本就更難安排時間,等你們喬好時間通知囉~

    yaya 於 2013/12/23 05:38 回覆